Tuesday, May 28, 2013

死亡·重生。

從2012年8月5日開始,我就遺棄了這個部落格,其實,我還差點忘記了自己曾經寫過那麼多不值一提的時評,是當時年少氣盛還是甚麼的,別再提起。

早在2011年12月29日,我已經決定放棄,那可以說是這個部落格經過了成,住,步入了壞,最後就是註定要空。當然我是可以選擇不放棄的,呵。但是,比起以前學生時期的創作熱誠,忙碌和緊張的工作,加上還要趕稿,準備cosplay的道具和為考動畫系而打穩美術基礎。

最重要的一點吧,沒有聽眾。這並不是深沉的打擊,而是一種領悟。我在這世界並不算是很有分量的人,就算是很有名的時評人,天天寫評論,天天在批評和尋求政客們的自我反省和糾正。可是,他們有做到嗎?那是一種領悟,你不過是一個凡人,你的聲音中有再大的道理人家也有權利對你唾之以鼻。這是自由,也是民主的原則。拒絕Listen姐嘛。我也沒有強迫你接受我的理由。

當然最近,比Listen姐還要可怕的事,就是網絡紅衛兵和藍衛兵越來越多,多的讓你精神無時無刻都被這些人轟炸。你不能不認同他,你either就是listen他們,或者和他們站在同一列,否則就是,你知道,甚麼鳥名堂他們都能罵得出來。

或許是在新聞界工作都快要兩年,政治新聞看多了,史書看多了,哲學和心理學稍微讀讀了以後,看的很開。我並不偽裝心如止水,我是真的心如止水。因為不論紅還是藍,對我來說一個是吃一塊大便,另外一個是吃兩塊大便,而我寧願不吃大便。

說說公道話吧。

看見藍衛兵有的沒的抨擊,或可以算是污蔑吧,那個林冠英,我不吭聲。知道他們這些野蠻人不講道理,不說甚麼。你跟他吵架沒用。算了。而且我本人並不欣賞沒事只會問候選民,不去積極到外國招商,或毒一點說不懂經濟還自以為是的“親民”首長。行動黨只有卡巴星、林吉祥、潘儉偉和鄧章欽一直是我欽佩和尊敬的政治家。

紅衛兵也是很夠力。直接一個賣華的帽子戴在馬華身上。OK好啦,這班人比較講道理。畢竟馬華在現有框架下為華社爭取到的權益還是算可以接受的,雖然還需要努力,並不是像他們說的完全沒做事。以為勸說不要有的沒的憎恨馬華,要理智烏巴,結果被說是狗。那我就算了。以後看到類似影片,全部,HAM BA LANG都是宣傳,沒眼看。

目前執政黨、反對黨的寫手槍手肆虐整個互聯網,互相散播憎恨情緒,身為知識份子被這班人硬硬拉到隨便一邊站,要不然就不是被藍衛兵槍斃,就是紅衛兵炸死。有必要嗎?時評員在今天的世界並不好做,寫的稍微挺民聯一點就被排山倒海的罵,稍微挺國陣又被排山倒海的罵。個個都在喊為國家爭取或捍衛民主,可是沒有人能做到民主。

你覺得這國家你寫時評有用嗎?能文以載道救國救民嗎?不能。理性的人太少,因為人是一個情緒的碉堡,他們容易不先經過大腦,直接經由自己本身積累的情緒加上群眾心理,而沒有先經過大腦深思熟慮後才做出決定。他們容易受到煽動,而且主觀意識非常強烈,還沒看下段的讚美,看了上段的批評就直接先罵別人是狗。為甚麼我相信了解釋無用論。不論你可以給出多少個合理的理由,只要對方是有偏見,你給他講了十年,一百年,一千年,一萬年,八萬四千年,八萬四千阿僧祇劫,他都不會聽,聽不見,你還得受他以十倍的辱駡,那又何必白費心思。

話,說回來。

躲到文藝和二次元的世界就可以逃避現實嗎。

我說,我不是逃避。該來臨的還是會來臨,不會來臨的是不會來臨的。國家破產,算了吧,不可能的,樓市崩盤倒是指日可待。至於政權輪替,看來也是遲早的事。成住壞空的定律誰都走不了,只要一個黨上來執政,就有一天會下臺。因為變是不變的定律。但期望有甚麼好的黨,我說,天下烏鴉一般黑,參政的人不為自己為誰啊?為人民服務的清流,少,而且還沒成為領袖就被別派的基層拉了下去,你給不到基層黨員好處啊,這很簡單。

既然我無心參政,將我的所謂爛政治文章給付之一炬,包括以上這文,是一個給予我進入文藝界的一個新生,算是重生。滿了的杯子,只有倒掉裏面的污水,把杯子洗乾淨,才能裝新的淨水。其實政治也一樣,在舊有的框架下一直重複的打轉,跳不出以前設下的規矩,換了誰當政,其結果還是一樣,沒有根本的改變。

Sunday, August 5, 2012

政府犯規


獨中,在我眼中和私人學校其實沒有兩樣。他們都是從公共教育體系、或國立教育體系,視各國用詞而定,獨立出來。這一類的學校,有高度的自治權,在課程的選用和鑒定考試的選擇都在校方手上,一般上這種自由度讓它們的成績比起一般國立學校還要來得好,如美國,沒有控制學校制度(sekolah kawalan),所有國立學校平等,要念名校,請去私人。沒錢,再聰明也只能念國立。或許有的私立會派獎學金讓你去念。

但馬來西亞華人有一個習慣就是把私立和盈利放在同一個等位上。這是不正確的。私立(private)和公立(public)是相對的,這是美國的用法。若以英國的用法,則是國立(national)和獨立(independent),前者受到國家教育部直接管轄,後者則是受到教育法令部份相關條文的限制。私立或公立,國立或獨立的概念是建立在該組織的成立有否受到國家的直接管制,無關利益。英國多家獨立學校,細分為公立(定義和美國不一樣)和私人,差別不大,只差前者是名校,後者較遜色。它們都是從政府的體系獨立出來,財政體系獨立出來,差個名堂不同。

所以在我看來,獨中和私立沒有甚麼分別,只是一般上很習慣的把民辦的華文私人中學叫獨中,利益團體辦的英文或馬來文私人學校叫私立而已。

從這角度出發,關丹中華獨中獲批准,我並沒有特別的興奮,因為按照國家的法律和標準,私人學校既然可以林立,華文獨中為何不可?因此昔華獨中的開辦,肯定成。

有的人反對是因為怕沒有學生來源。倒時人們又在埋怨政府。

我覺得,既然有人發心出錢出力去辦,按照法律又不能禁止它辦,就讓它辦吧。如果昔縣華小生太少,不夠學生,就把它關掉吧。沒問題的。

因為,這間學校既然要從國家的教育體系獨立出來,學生來源,財政收入都要自己去打拼,身為政府,最多只能按照憲法維護你成立的權力,但不可能保護你能永遠辦下去。治國,講的是規矩,不是人情,不是搞種族或宗教分化,不是搞拉票或甚麼的。任何獨中在任何地方成立,從大城市到荒島上,政府批准都是應該的,這是法律,這是原則的問題。它比撥款獨中來的更實際。而且,撥款獨中壞了規矩——理應從國家教育體系獨立出來的學校就不應獲得撥款。如果政府撥款獨中,卻在成立新獨中上有意刁難,是與自己設下的規矩背道而馳。因為撥款不是本分,批准是原則。

或許,面對私人團體,我更傾向於無為而治。你要成立就成立去,你要自行倒閉(財政困難,學生不足等)是你自己的問題,與政府無關。國家的公益產業要有為,私人的公益產業,與政府無關。

Wednesday, August 17, 2011

韓國小餐

Berjaya Times Square樓下有一家韓國餐廳
招牌沒看清楚,好像叫sopong的。

也罷,至今為止,那邊也就只有一間韓國餐廳。


叫一杯綠茶要…… 沒記錯兩塊。
不叫水呢,店員還端上白開水給我。呵呵……
這叫拿人家的細心占他人便宜?
見仁見智啦。


我不會韓文,也不記得這鍋東西叫啥名字了。
但總之,叫飯呢,要有湯呢,韓國餐廳必有的,
就是煮好端在石鍋的…… 食物。

呃,最重要的目的是保溫。
從開始到吃完呢,整鍋東西都是熱的。
如果時間充裕,在那裡好好享受是不錯一下的。

這鍋是拿腌製牛肉和一些菇類一起煮的。
味道是不錯啦,汁我是一滴不漏喝完的。
但時候覺得叫這東西不怎麼值得。

我媽會煮腌製豬肉排骨,味道其實差不多。
如果來韓國餐廳不吃bibimbap就有點不值得。
而且事後聽說這家店以前叫“韓國拉麵”,
最了不起的菜應該是泡菜拉麵吧?

那就該下次再去試試。


飯呢,是端在鋼碗上。
韓國傳統大概不是這樣吧?*XD*

沒日本餐廳精緻,但價格會便宜很多。
隔壁的朝日日本餐廳,一個bento沒記錯打底17塊。

我這東西吃的飽,包括稅也不過是17塊找數。
而且不是便宜吃法了。

都說叫bibimbap或拉麵會更便宜。
而且很多小吃都還沒嘗。
都比隔壁的日本餐廳便宜很多。

器材上少了精緻有關吧?


泡菜呢,喜歡的很喜歡,不喜歡的碰都不碰。
我這人其實不太敢買量產泡菜,
那麼大桶泡菜如果不好吃那就完蛋了。

那所幸我第一次吃的量產泡菜算不錯,
喜歡泡菜了。

這家店,叫飯會附送兩小分的泡菜和一小分的沙拉。

那泡菜,太久沒吃不是很習慣那味道。

吃多幾口就很喜歡了。
這家店的泡菜真的很不錯。

怎麼看都不像是工廠出來的量產泡菜吧……
看到店員從雪櫃拿出來一大盒一大盒的,
是店家自己做的吧?

沒問。應該是吧。*^.^*

不能作比較,畢竟吃過的韓國餐廳不多。
但so far這家的泡菜我很喜歡。

呃…… 價錢嘛……
由於在times square的關係,
價錢不會便宜。

可能韓國餐廳的價錢就是這個樣。

之前在mid valley和KLCC見識過韓國餐廳的消費價格。
到達門口就止步。

這家至少平民也能消費的起吧。

據說午餐有便宜套餐。
沒翻到午餐菜單,俺吃的是晚餐。
不敢寫包單證明。

不過沒有套餐也是值得吃啦……

*@^.<@*

吃不起韓國大餐,
吃韓國小餐也不錯。

8月10日

供養父母


請不要因為我說,我活到七十歲就做到七十歲,活到一百歲做到一百​歲而覺得我悲觀。

我說的是現實問題。我出來做工後,我媽媽要我交​的家用大約是爸爸給的三分之一吧。她也瞭解,在吉隆坡雞水咁多怎​樣夠吃?打從十年前至今天,的士費就暴漲兩倍,雞飯暴漲75%,​吃素暴漲50%,巧克力暴漲30%,板面也暴漲六七成,樓價每十​年兩倍翻。在我十年前,聽說fresh graduate有馬幣1500,現在只有1800,才漲了30​0塊,東西卻貴了至少五成。我爸爸的收入在十年裏面從來沒有加,​只有減。家用砍剩十年前的三分一。每天都大歎生意難做,沒人要登​廣告。

養自己妻兒都不飽,怎樣供養父母?我沒有辦法期望我孩子可​以養我,能夠餓不死,我都要每天頌阿彌陀經感佛恩了。供養父母只能​在道義上說的天經地義,但現實中卻寸步難行,除非自己妻兒都不吃​全部給父母吃。收入追不上通貨膨脹,外勞還要大量引入槍本地人飯​碗。自己國家生產不到糧食要從印尼泰國入口。生產廉價高端產品輸​出到台灣日本美國給外國人翻倍來賣。馬來西亞人變得像日本人那麼勤力,真是多謝馬哈迪二十多年來的​英明領導。

==========================

二十四孝還是不要看那麼多。

一個真正奉行孝道的人,是要用盡方法讓父母覺得幸福。這不是摧殘自己身體來滿足父母的需求就能讓父母親覺得幸福。愛孩子的父母,不會忍心孩子在外受苦,更不會忍心讓孩子為了自己的幸福而自我摧殘。只需要不作奸犯科,養活自己,不給父母添加麻煩,你就是個孝子,過年過節有花紅拿,分一點給父母親做禮物,他們就已經很開心的了。魯迅先生說得好,二十四孝這東西簡直就是宣傳吃人的禮教。

Tuesday, August 2, 2011

走在鐵軌上

有的人就這麼坐過一次,就那麼一次的火車就對火車產生感情。我以為我變態。原來比比皆是。其實建築鐵路網絡的費用比起建築公路的費用高出許多倍。我的意思不是指鐵路和公路的建築成本,當然包括了建築完成以後,營運它所需要承擔的費用。建一條公路,用的是沙石和瀝青,建一條鐵路,用的是沙石和鋼鐵——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哪一個比較划算。公路的傾斜度可以達10至20度,鐵路不能超過5度,否則就需要用到電纜從山上把火車拉上去,那種火車,就是那不勒斯“民謠”所唱的funiculi,funicula——漢語一般上稱之為纜車。

或許Karl Benz出生的晚,火車比起汽車早面世了幾十年,發展鐵路當然比發展讓汽車走的公路還要早——如今擁有世界最完善鐵路網絡的國家,鐵路使用率最高的國家:瑞士和日本兩國,都是在19世紀晚期大量建築起鐵路以提高運輸速度。運客不是重點,運貨比較重要。在日本,你可以從鹿兒島,九州最南端的城市,乘搭火車到北海道最北端的城市,稚内。你可以選擇經過山陽本線,見證毛利家過去的輝煌,或山陰本線參觀出雲神社——神無月之時神都在那里聚會。你可以選擇經過北陸本線到越前國看淨土真宗的本事,或東海道本線經過日本最繁華的地區,也許東北本線是最快到札幌的路線,但你可以經過常盤縣到仙台再轉東北本線,如果你熱愛大海和不怕輻射的話。從前從札幌到稚內有兩條鐵路可到,現在僅存宗谷本線,另一條廢止了。

自從發明了汽車,汽車被福特拿去流水線般得生產以後,人人家裡都有一輛車,火車在埠內變得不太重要,除非這地方是巴黎或倫敦,紐約或東京。50年代,當卡車,高速公路;60年代,客運飛機變得普遍——火車作為主要的陸路運輸工具受到了嚴重打擊,全世界對於鐵路的需求急速萎縮——這情形馬來西亞還要等多20年——南北大道在1994年落成。

火車爲什麽會面臨生存危機?火車最大的缺點就是火車一定要在鐵路上行走,而鐵路就只能讓火車行走。一條鐵路所能讓多少輛火車行走?一條公路能讓多少輛汽車行走?鐵路轉彎的弧度大,公路可以很小。一句說完,那就是鐵路運輸很笨重,如果鐵路運輸要符合經濟效益,它必須每次運輸大量的人,和大量的貨。它的時間沒有汽車和卡車靈活,而且必須要設立特定的車站來上下搭客和貨物,而卡車和汽車都能直接到家門口。

有了高速公路以後,巴士在高速公路的運行速度不亞於鐵路,而且可以直通,這樣一來速度遠比火車來得快。而且巴士靈活很多,巴士站可以設在很刁鑽的地方,火車的笨重遠不及巴士的輕巧。遠距離呢,則飛機比火車快很多,當時很多城市的飛機場離開市區並不遠。1960年代以前,吉隆坡的飛機場就在新街場,離開市區只是十多分鐘的車程。今天的吉隆坡機場,乘搭高鐵也要三十分鐘才到,打的…… 至少四十五分鐘。KLIA只是稍微比日本東京成田機場,韓國首爾仁川國際機場來的好一些而已。但新計劃的機場多離市區比較遠,例如德國柏林-勃蘭登堡國際機場、英國倫敦謝特魯機場、中國北京首都國際機場、台灣台北桃園國際機場。近的,我看唯有不知道會不會落成的檳城北海國際機場,離市區僅僅只有接近10公里的距離。其他的都遠的不得了。以前,從一個城到另一個城多乘搭飛機,現在未必了。現在的高速公路,車龍如此恐怖,搭巴士也未必比火車快,駕車更是浪費時間和精力。加拿大Ontario Highway 401是北美洲車龍最可怕的高速公路,尤其是在多倫多市內的路段,十二條車道,仍然大塞車。而多倫多的人口,只有區區五百萬。巴生谷的人口有七百萬——相信各位有用橫貫巴生港口至吉隆坡的聯邦大道都會明白,連接吉隆坡到巴生港口的公路已經不能再加寬…… 乘搭巴士可能比火車還要慢上好幾個小時,車,巴士全都塞在一塊啦。

當公路已經不能再加寬,對於運輸的需求卻有增無減的時候,火車逐漸在人們的腦海裡浮現。機場隨著城市的發展越搬越遠。吉隆坡來說,以前就在廣東義山的後面,過後搬到離市區二三十公里以外的Subang Jaya,現在搬到五十多公里以外的Sepang,遠到不如乾脆叫它芙蓉國際機場——離芙蓉比離吉隆坡近。乘搭飛機變得麻煩,南北大道又長期塞車。尤其是過年過節之時。鐵路需要獲得發展已經是刻不容緩了……

日本早在1950年代面對這問題,因此1964年發展了高鐵疏通東海道的交通需求。馬來西亞當然在1950或60年代不會面臨這問題啦。所謂鐵路,容我用dedicated line來形容吧,這條路線就是那麼的dedicated——它必須要有每小時固定的乘客和貨運流動才能維持它的生存,不能建了就放在那邊發霉。而它dedicated的程度,是需要專用一條路線的。這種dedication是巴士遠遠不能及得上的。首先,巴士必須要和卡車和汽車公用道路,而火車只有客運和貨運火車在公用。也一般上是繁忙的火車路線,會客運和貨運的鐵道是分開的,沒那麼繁忙的則是客運早上行走,貨運晚上行走。再沒那麼繁忙,則沒分了。但巴士不論市政府再怎麼做,它都是在和汽車、卡車共享路線。所以巴士比起火車,巴士在客運方面沒有火車來的dedicated。火車,最好的例子就是市內客運鐵路運輸(Metro),一般上稱之為地鐵,客運火車是專用一條鐵路而沒有其他交通工具和它共享。相較之下,巴士的PPHPD(平均每小時每方向乘客量)永遠比不上地鐵。

因此,在人口密度超高的國家,發達的鐵路網絡是必要的。世界鐵路網絡比較健全的國家,如歐洲大多數國家——德國、法國、比利時、英國、西班牙、瑞士、意大利等,日本,韓國,中國,台灣,印度的人口密度都非常高,每日的城內與城際交通流通量是很驚人的,發達的鐵路除了有助舒緩公路的交通承受壓力,鐵路在這些地方都會是一門不錯的生意。而在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紐西蘭這些人口密度低的國家,大城市與大城市的距離遠,使用鐵路不符合經濟效益,因此使用飛機作為城際交通是合理的。在美國唯一一條高鐵是連接波斯頓經紐約、費城到華盛頓。美國東北是人口密度高的地方,交通流動量大,而這些大城市之間的距離近,最遠不超過1000公里,高鐵在這裡發揮了它最高的效益。

也因此中國的高鐵網絡發展速度比美國和加拿大快,但遠遠比不上日本、法國和德國,它們都是人口密度較高的國家,選擇飛機比起火車實在是非常不方便。

在馬來西亞,火車剛剛引入只為了載貨,到獨立前後,我國的人口還未有能力支撐一條縱貫南北的高速公路,然而當時馬來西亞的陸路交通仍然不是很方便。若從吉隆坡駕駛到怡保,需要花上五至六個小時,檳城要八至十二個小時。當時坐火車是比較省時的——就算是單軌雙向的鐵路網絡。最省時莫過於飛機。當時很流行從吉隆坡坐飛機去怡保。1994年,南北大道建竣後,陸路交通需要花費的時間減低一半,火車在相比之下成為了龜速,搭飛機到怡保顯得多餘。在21世紀初,吉隆坡到怡保的航線全面停止,還未完成21世紀的第一個十年,怡保機場幾乎進入冬眠的狀態。火車也變得無人問津。

直到2010年,怡保至萬饒的鐵路雙軌化完成,這路段的鐵路可承受的火車班次多出七倍以上,從吉隆坡到萬饒,不需要停在新古毛、打巴律、金寶等南下列車經過才能再繼續北上,將原本的五個小時縮短成二至兩個半小時。和搭巴士,駕車差不多。

然而它的車費卻是巴士的接近兩倍以上。而它最大的賣點是,巴士到怡保會到Medan Gopeng,而搭客必須再轉巴士到Medan Kidd搭埠內巴士。而火車是直接到Medan Kidd隔壁的怡保火車站,比起到Medan Gopeng的長途巴士方便多了。而且火車只要不是信號出了問題,火車發生意外的幾率比陸路還要低,安全也是火車的賣點。

對於環保人士來說,火車比巴士更省能源。

如今經濟效益來了,馬來西亞的鐵路系統的逐步完善化開始了。先將西海岸南北縱貫線給雙軌化,接著下來就是興建高鐵了。

Thursday, June 9, 2011

一路向南


6月4日,我一路向南,尋找沒有你的季節。這句話似乎是從方文山脫口而出的。借用也行,反正找到你是礙事,礙我也礙你——逃避或許是一種方法。而且前後左右都是死路。看那黑漆漆的隧道,有一條鐵路,應該可以找到生路。對,來了。


人們都在守護者帶他們離開黑暗世界的列車。


嗯。當火車靠月臺之時,人們就開始爭先恐後的想盡辦法絞盡腦汁都要無論如何沙丁魚式的擠進列車就算變了也在所不惜。對呀。有試過逃出生天總好過沒有,就算窒息死掉也好。


當然,這隧道出了以後,列車的人依然是那麼多。我也沒想到那麼多。嗯。這是從萬饒到雙溪甲篤(Sungai Gadut)的火車,從芙蓉南下再開兩站,經過芙蓉都市圈的南部,沒有高樓,至少人煙不會稀少——好過從打巴到金寶的路段,一座又一座的死城。

不單單只有UTAR外面有牛,UKM外面牛也多得是。

牛作為學校的象徵,出了牛津大學以外,馬來西亞吉隆坡的一所中學亦複如是——維多利亞中學,UTAR考不考慮以牛做標誌呢?不知道。就算UKM有也不會比金寶多,而且金寶的牛最牛,晚上不睡覺,成群結隊出來過馬路去吃草,就算半夜也不能飛快車。


Labu和Tiroi兩站其實可以廢止,人煙不但不能用稀少形容,
簡直可以說沒人上下車的。浪費人家往來芙蓉—吉隆坡的乘客的時間。


說著說著很快就到了Sungai Gadut車站。這是KTM多個車站中唯一一個是高架的…… 因為鐵路天橋跨過下面的馬路以後,就趕緊設個車站,高架車站是實際,不是白象。

前面再下一點就是林茂站(Rembau),
雙軌電氣化工程需要到2013年才能到金馬士(Gemas),
新山恐怕2020都還沒到。


Sungai Gadut是總站了。清潔工人進火車打掃。
司機趁機養神。還有大約20分鐘它才開始出發。
所以先參觀一下這車站。



從這裡大概可以意識到政府做事情是有多虎頭蛇尾……
從底樓到一樓的售票處有手扶電梯。

從一樓售票處到二樓的月臺沒有手扶電梯,
竟然要爬樓梯。

然後電梯莫名其妙的按不到G樓。
原來售票處和檢票處都在一樓,靠……

幹啥做事情都只做一半啊?
Satu Lagi Projek Kerajaan Barisan Nasional故。


總好過沒有電動火車服務。
底層作為停車場其實滿足夠的,
這Sungai Gadut又不是人口超多的地方。



新車站怎麼說都特別乾淨。過多幾年就很難說嘍。

Sungai Gadut車站比起很多KTM的火車站還要豪華,
等候的座位又多,奇怪的是檢票器只有一台。

Projek Kerajaan Barisan Nasional是這樣的嘍。

不是國陣政府不做事情,可是爲什麽他們喜歡把事情只做到一半?

我說檳城好了。檳城現在的情況不錯,不是林冠英厲害。
國陣寫下的計劃書全已經擬定好了。
林冠英厲害的是,除了透明化,做事情是有頭有尾的。
把國陣擬定的發展計劃對照下時勢,參考參考,可用就實行。

無可否認國陣人才濟濟,但大多是不是趙括,
就是虎頭蛇尾的傢伙,
還有一群又一群的趙高。


這是淡米爾國民型小學哦,好大所……

夕陽來了,捕捉一張。


今天給大家看兩張自拍的對比照,一個沒背光,一個是背光的。
拍下去人的膚色會比較暗,但也可以利用背光效果模糊化自己臉上的洞洞。
當然最重要相機的像素不要太高:真的多小的洞都給它拍到…… 靠!


這是火車的cockpit。有兩個位子。
應該是有司機和副司機的。
但komuter的好像都沒這麼做。

這次是緣分啊。
那個司機出來休息沒把cockpit的門關了。

非工作人員是不能進去的,
所以只能在外面拍了……


離開沒有你的季節後,就得回家吃飯去……

呵呵……

晚餐快樂。

=================================================

回程也把我快要燻死了…… 7點多了人潮還是那麼多……

KTMB Komuter是否值得?從KLS到芙蓉要90分鐘,如果駕車,在隆芙大道上奔馳70kph,
60分鐘也到了。所以其實搭SKS的長途巴士其實比較省時,而且火車票不會便宜太多。KTM Komuter RSL最大的缺點是無謂的站太多,建議把這些站給略過:
Labu、Tiroi。車站四周都沒有多少人住。

加上BKL,請SPNB建MRT,從KLS經mid valley、Angkasapuri、Pantai Dalam、Kg Pasir、Sri Sentosa、NPE到Bandar Sunway、 過後和KJL在USJ銜接,最後到達KTM的Batu Tiga站、Stadium Melawati和Shah Alam市區。然後廢止BKL的Angkasapuri站(MRT Bukit Angkasa取代)、Pantai Dalam站(MRT Pantai Dalam取代)、Petaling站(MRT Kg Pasir取代)、Kampung Dato' Harun站(MRT Kg Medan取代)。

Jalan Templer站改為Petaling Jaya站,Sri Setia和Setia Jaya站則只在繁忙時間,兩趟火車有一趟停(或EMU 83有停,82和81沒停)。

其他如常,縮短火車爲了停一些搭客少的可憐的站而縮油,停下,開門關門,又衝鋒。停的站少,若能從KLS到巴生港口固定在90kph,45分鐘左右就能到達,省下至少10至20分鐘。

可以的話,急行車不停Padang Jawa、Bukit Badak、Teluk Pulai、Teluk Gadong、Kampung Raja Uda、Jalan Kastam六站,可以再省多15分鐘。

沒人的站,就要廢止。霹靂州有很多站被廢止了:Bidor、Trolak、Klah、Banir、Temoh、Malim Nawar、Bakap、Bukit Berapit。

alizciel blutmond
6月9日

Sunday, May 29, 2011

夢: The Intersection between Three Worlds

相片來源:http://cw-ming.xanga.com/
發夢猶如看一部電影。不知道你的夢是否也是如此,我在夢裡有時可以看到自己,有時用的是自己的眼睛去看夢裡的世界——電影術語:主觀鏡頭和客觀鏡頭;當然熟睡之時還能聽到聲音,但在我多年發夢的經驗里,我印象中是吃聞不到味道和觸覺都是僵硬的。所以每一次我發夢,我都清楚知道我在發夢,而我卻不願醒來,只想看完我潛意識製作的電影。

一些很有意思的夢境,就算離我現在已經將近二十年,我都還記得——那短短幾秒鐘的影片,可能就是我未來創作的靈感與泉源。這也有後遺癥……從小時候到現在我常夢見自己是女孩子,結果我跑去當了個兼職的偽娘,惹來一大堆的麻煩,又要被人抓去看心理醫生啦,又這樣又那樣,我想…… 對於創作人來說,walking in their shoes是必經過程外,確實我這人喜歡玩——但又可能我有一點心理不平衡,對他們來說當個兼職偽娘是在太糟糕。

也或許我當偽娘是在太噁心。

話說回來,今天說夢是想把昨日發的夢給筆記起來,讓我日後創作的時候可以用。這次的夢和以往一樣,故事性是有,但呈現方式難免支離破碎。我最後不知道爲什麽哭了起來。找到知音是很難的事,異性的更難……加上看到人家兄妹(還是姐妹,不清楚)情深,難免也會感動。

這次我熟睡下去,夢裡的世界一晃就是好幾個小時,接近一天的事情。這次經曆的事,我作為一個gamer,和另一個gamer在玩電玩打boss。前一個故事和後一個故事的連接點就在這裡:我不懂怎麼樣就在game裏面的世界了。但這世界不是純粹game的世界,因為打完boss後,我到的世界卻是和現實沒有兩樣,但我卻沒有經歷過跳出game的世界。

真的,說到game interface,和前幾個星期開始玩,上星期至今都不碰了的龍之谷有點像。至於前一個故事呢,就有點像三國無雙。我想起了,一開始是賽跑,後來不知怎的跳出一大堆三國時代的人物,沒記錯好像有曹操。好了,跑完以後打boss(也真的夠無厘頭),我自己一個人打,party member(之前是賽跑的rival),躲在後面。打完以後,拿了個hint,和賽跑的rival繼續賽跑,到“法國”。到了“法國”,找到了一所劇院,裏面沒有舞臺,但有兩個大螢幕。一個是static的,一個會動的。座位的安排是四分之一圈,由下至上算起有十排左右。那似乎是半景,全景呢…… 又有點像戲院。之後戲院的boss出來了,有點像batman裏面的joker。也忘記了他說了什麽,也沒有打boss,有不懂怎樣跑了出來。

最後我不懂做麼會到一個不毛之地,呵呵。任何一個電玩都是城市與城市之間都必須經歷不毛之地——滿地怪獸不見人。走著走著快到城市時,經過商店,但購物時沒有經歷過game的購物方法(有interface),是很真實的拿東西就走(那應該是偷)。我就把那可愛的小禮帽(從那攤子拿的)戴在我頭的左上角上,用那絲帶大概繞著我的左耳綁起來,好給那小禮帽定位。和其他角色有說有笑。最後一幕我是比較記得的,最近幾年來,每次發夢都能把夢境給記得清楚的,往往都是最後那幾幕。

最後走到一條街上,有幾盞絢麗的燈沿著街道掛著。我把頭上的小禮帽給了同行的女生,她哭了。她說這是她一切回憶之所在,禮帽上印著她的名字,Joey Chong。說真的,她也蠻可愛的,不知道是否是穿著可愛的,充滿frills的裙子有關。她鬧了個彆扭,指著她的哥哥(但氣質怎麼看都像姐姐),不知道什麼樣子,應該是在cosplay著ciel phantomhive女裝的角色吧。之後她們不懂玩什麽的,拼命拿相機對著相機講一堆的話,錄短片吧,要別離了。我是被排除在外的。趁那Joey玩的入神時,我找坐在她與他哥哥後面,與她同行的,較為成熟的女孩。不知道她叫什麽名。她說她本來不想要跟他們玩cosplay的,是他們硬硬拉他們過去的。她說你能做gamer就好咯。(這句話我還真的奇怪她在說什麼話……),Joey的哥哥轉個頭來說你要加入我們是嘛……

結果我這個gamer的老毛病出來了:銀幕黑掉,game的interface出來了。

Are you sure you wan to join this party?
我選Yes。

Are you willing to adhere party discipline?
我選Yes。

劇終。

夢,就是那麼無厘頭的開始又那麼無厘頭的結束,然後一切感受又好像那麼真實,但成因也非常的無厘頭。你說後來我那麼在意之前發過的夢做什麽?在意也沒用,得來最後僅剩空虛。我只想日後進行創作的時候,這些東西能給我一點靈感,免得要交稿的時候怎麼樣都死不出東西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