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21, 2010

華人是真的在新經濟政策底下的受害者嗎?

我不禁聽到許多人在說新經濟政策在維護馬來人,維護土著,華人利益受損,開始我毫不質疑,後來聽到許許多多不論是老師、還是從政、從商的親戚們聽見許多流言蜚語,加上讀了不少歷史,我對於這件事開始有了懷疑。

我可能比較極端,就以華教事情一說,我敢斷言,華教鬥士由始至終只有一個,那就是林蓮玉,別無其他。如果你知道董教總的內幕,你敢説這個組織是真心爲了華教而設的嗎?由始至終,就林蓮玉一人爲我們在剛獨立的馬來西亞留下華教的幼苗,繼續成長。真的,由始至終。

很難理解當時(2008年)爲甚麼你們駡馬華懦弱……

歷年來華人還真的以爲馬華工會就是一個巫統的附庸。沒錯,正是。可是沒有馬華,咱們華人會有今天嗎?沒記錯這句話是拿丁巴都卡周美芬說的,想想是否正是如此。火箭和馬華是相護相生的,如果沒有火箭,馬華就提不起精神;如果沒有馬華,就沒有人在國陣裏頭發表華人的聲音,一個執政、一個監察。馬華多重要,你知道嗎?當然我不教你去把票投給他,我自己也不會把票投給他。只是我對於馬華受到了千夫所指感到惋惜。人人都說黃家定軟弱,無才,你可知道黃家定做總會長的時候是啥時候嗎?當時是巫統權利如日中天的時候,他敢公開放炮嗎?巫統的權威在國陣裏面(不是國家裏面)不容置疑,不能公開下他們馬威。巫統就真的像華人所說那麽極端嗎?我公公說過,你或許也不必聽他說,他是馬華黨員。巫青團的話哪里能聽的,聽一半都會死。十多年前說的。你可以說他們是憤青,但我看到的是嘩衆取寵。記得凱利嗎?記得安華嗎?華人都把他們恨得要死,他們真的是種族主義者嗎?安華伊佈拉欣,當年能像直升機那樣,加入巫統不到十年就挑戰當時的署理主席賈化峇峇,還贏了選舉。他的能力何來?他有那種魄力、魅力、影響力。這些因素何來?如果他要上位得快,首先必須會管理國家,之後就是撒手段了。其中一個手段就是在前面發表極端言論以獲得年輕黨員和基層的支持,在後面和華商打好關係以撈取政治資本,有錢做事。說真的,當時有個傳言。馬哈迪的時代馬來人只能獲得標一千萬一下的project,一千万以上都發給華人。華人沒有被照顧?華人是否擁有這個機會,是要看這個華人有沒有巴結到官員,有沒有朋黨關係。馬來人何况不是如此。不信你去吉打州內陸,十分落後。有調查顯示,馬來西亞有些地方真的落後到非洲都不如。而受害者都是馬來人。

火箭,說句不好聽,是反對黨陣營的馬華而已。幾乎清一色華人黨員,知識分子又不多,只勝在敢怒敢言。說真的,反對黨不敢怒敢言,要你這個反對黨幹啥?至于華山派,來個岳不群當掌門,命不久矣。

新經濟政策底下我們華人是受害者嗎?

真正受害,害的最深的,才是馬來人。而他們還在相信巫統會維護馬來人特權,馬來人特權維護他們的利益,華人在剝削他們的利益。嗚呼哀哉!他們至今都看不見真相才是真正的悲歌。咱們華人全走了,把全部資本讓了給馬來人,有啥用?長遠的推動馬來西亞經濟的主力不是華人,而是馬來人。馬來人占了馬來西亞六成的人口,華人的兩倍多。馬來西亞的經濟有所提升必須要提升他們的生産能力和消費能力。別看朋黨企業家,大多數馬來人就連好一點的菜都消費不起,只能吃劣等、發黃了的菜。鄉區馬來人過的還舒適些,沒錢可以自己種菜吃,只怕被人偸菜。市區馬來人才真的可悲。他們被政府强迫受高等教育,出來成績又不好,公司又不要他們,工資少的可憐,又有誰為他們悲泣?我很奇怪爲甚麼我要為他們悲泣,或許我把自己當作是馬來西亞的一部分,他們也是馬來西亞的一部分。

想想,新經濟政策是爲誰而設的?

馬哈迪還沒死,我不能明說。去看柯嘉遜的《五一三:1969年暴動之解密文件》。
60年代是覆雨繙雲的時代。1966年毛澤東爲了幹掉劉少奇用了紅衛兵,1969年的五一三,可能是一場有策劃性的政變。新經濟政策、馬來人特權是爲了維護這些新興門閥的政權而設,主要目的幷不是維護馬來人的特權和利益,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爲何還要再騙自己説巫統沒有照顧華人?巫統不是沒有照顧華人等非土著,而是沒有照顧草根民衆的利益。

霹靂州王儲還想要以Conference of Rulers作爲政府Check and Balance的力量,算了吧。我敢說,陛下的權利已經操控在巫統手中,陛下如何Check and Balance。我不好君主制憲的原因是,用了一大堆人民的銭去養王室,而王室對于國家政治一點用處都沒有,不如來個共和國,把這些王室降爲平民,他們就有介入政治的合法性,這就是珍惜人才。就以雪蘭莪州、霹靂州、森美籣州的王室子弟來說,都很有才華,就是不能加入政治,草民爲此感到十分惋惜。要嘛,賦予王室一定的權利,至少立法否决權(Veto on legislature bills),要不然來個共和國好了,既浪費人才又浪費銭,咱們馬來西亞這個小國沒有多少銭和人才可以浪費!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