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3, 2010

有關《零八憲章》和《常識》的片面反思

黨國機制一向都會產生詬病。以目前雖然中華人民共和國雖然在一黨獨大下因現任領導開明有遠見而和平繁榮,但十年後、二十年後、三十年後就未必了。真正信仰馬列主義的中國共產黨黨員已經實在不多,信仰金錢的卻是恒河沙數。反觀歐美民主國家,雖然也有貪污腐敗,可是由於他們爲了穩住自己的政權而不被政敵抓住痛腳,而儘量不是掩飾,就乾脆不做。而不會像目前中華人民共和國一些官員貪污貪得理所當然,合情合理。反對黨的成立監視了政府的行政和立法,使得政府爲了穩住自己的額政權不敢對著人民胡作非為,否則下屆選舉就會被反對黨抓住痛腳而黯然下臺。

中國在古代也有御史台,有監控六部尚書和丞相的責任。孫中山也藉此在西方三權分立中增加多一院為監察院。在西方的議會,反對黨就有這方面的責任。所以中華人民共和國走向民主是肯定的道路。

聯省自治是爲了符合中華民族作為一個多種族組合的一個民族的現實而成立。縱觀中國歷史四千多年,自三皇五帝直到今天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定義,中華民族都不曾是個單元的民族。就連漢族本身就不曾是個單元文化的民族,所以聯省自治是符合中國文化背景。中國對於其他漢語系的語文的不尊重,實行北方方言霸權實為不公。甚至禁止港台腔的普通話在廣播。可是使用北方人的俚語、俗語是正確;使用南方人的俚語就是錯誤,違反語文標準,除了是在局限漢語以外,更存在政治壓迫。聯省自治不但保障了地方語文的地位(例如粵語應該列為廣東省官方語文),而且也保障了聯邦階級普通話的官方地位。以日本的例子:關西話在日本大阪府的議會是可以使用的,而且日本政府不曾以東京標準語霸權強制要求電視臺跟著這些口音,關西人甚至以關西口音為榮。但,日本國會議員仍然守紀律的在國會上使用東京標準語。這就是中國應該出現的現象:尊重和保護各個省份不同的漢人,各個不同種族的文化和語文,但任何省際的會議或節目應當以標準普通話作為媒介語。

若為聯省自治,則這些省份都不可分裂國家,因此不必另外再說:畢竟這只是聲明,不是真正的憲法定案。

黨軍一定要分開。軍人的工作是要保護人民的財產和國土的統一。軍人一定要是效忠國家、效忠憲法,而不是效忠政黨。

===========================================
我反對一黨專制就能維護和平的說法原因是,這個世界有多少人,就有多少種人。所以各個派系擁有不同的理想,不同的看法是正常的。但我希望中國人能夠像西方國家的政治人物那樣,選舉的時候雖然各挖對方的政治紕漏來攻擊對手,選舉過後將槍口一致對外。要相信,這個世界有很多種人,這些人都有坐下來協商,達成共識,之後就要握手言和。爲什麽中國歷代黨爭都會搞到國家崩潰,唐朝牛李黨爭,明末也是:因為由早期開始有了爭執,後來發生衝突後,雙方面不願意和談,最後爲了一些雞毛蒜皮的事情鬧得整個國家翻天覆地。用威權打壓其他的聲音,只是把國家的問題掃進地毯里,鴕鳥政策。

==========================================
在閱讀梁文道《常識》一書以後,我想中國人真的患上了很可怕的迫害癥。仿佛八國聯軍還未撤軍,抗戰還未結束。講到最後,中國一點大國的氣度都沒有。明明是靠自己的勢力打贏了日本,卻一點戰勝國的氣勢都沒有,還認為這是國恥…… 抗戰本應是件很光榮的事,因為中國人終於站起來打敗了他的敵人。

趙薇爲了娛樂就只穿了有日本軍旗的台服就要在中國娛樂界被判死刑,李矛在韓國任教羽球教練就是漢奸,我很不明白這些五毛黨的思維邏輯是怎麼來的,似乎就是片面化了一件事,而做出兩極的論述,還要搞到反目成仇。說到中國人,就不能不說這件有趣的事:只要你不懷疑中共的任何決定,認為黨送了一百萬個人民到海外去送死是對的,你就是愛國;只要你稍微提點中共在肅貪方面稍有不力,就是不愛國。換個地點,說台灣人,只要你把票投給阿扁,不管阿扁貪不貪污,就是愛台灣;只要你因為阿扁貪污而不支持他,就是恨不得台灣死。我一直很奇怪,爲什麽漢人的骨頭是那麼的賤!爲什麽一定要把評論兩極化!難道就沒有灰色地帶?難道我非得要全面支持一方,或全面否定一方?馬來西亞華人是否也犯下同樣的錯誤?是否應該思考一下?

中共在灌輸中國人一直受到威脅之外,其實在馬來西亞有一個政黨在灌輸同樣的東西:巫統。
中共灌輸的是:中國現在四面受敵,國家不能亂,只有中共一黨獨大才能維護中國人的利益。
巫統灌輸的是:馬來人現在受到非土著的侵蝕,所以馬來人一定要團結,只有巫統獨大才能維護馬來人特權。

所以,今天我把票投給了民聯。意味著我是支持民主和國內各族平等和共榮。我不喜歡巫統,也因此我也不喜歡中共。因為這兩個政黨都是威權主義、党國不分的政黨。我覺得,有的人認為巫統一黨獨大就不對、濫權;中共一黨獨大卻是合情合理,因為世界各國對中國虎視眈眈,還有中國不能亂。我說,屁!我看東西有原則,有標準,我覺得,我應該堅持,但我因為情況的不同保留灰色地帶:所以我說:巫統和中共總有一天都要拋棄一黨獨大的黨國機制,因為這是威權的,這是不民主的,這無法保障人民的利益,這縱容朋黨和貪污,這造成人民分成兩個等級:有政治權的貴族(黨員)和無政治權的平民(非黨員)。在今天,馬來西亞大多數的人民都認識字(75%以上),都有公民意識,都瞭解自己手上那張票的權利,加上已經擁有了的選舉和民主制度,推翻一黨獨大的巫統時機已趨向成熟。中國現在的體制需要時間進行改革,加上人民識字率不高,需要逐步進行改革,例如設政治特區(上海市、北京市、重慶市、天津市、浙江省、江蘇省、廣東省)逐步推動改革,由軍政走向訓政教育人民民主思想,接著走向憲政,真正的民主國家。所以共產黨的黨國機制總有一天一定要垮臺。

兩個月多,我想,我建立起一個對於評論、論述一件事的底線,是對的。因為如果我說,巫統一黨獨大不對,中國共產黨一黨獨大卻是合情合理,就是雙重標準。我只持一個標準,中共巫統都是一黨獨大的政體,都是威權的。可是因為目前的情況,中國需要一點時間,馬來西亞卻是時機已相當成熟。需要一點時間,就不是放在那邊不做。如果10年後的中國,卻還維持目前這種體系,那中共就應該招收到批判,因為它根本沒有心要去自我改革。相信只要中共不進行內部自我修正,接著下來的問題肯定更大。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