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10, 2010

馬來西亞就註定要做文化沙漠嗎?

前陣子,聽說有人覺得自己文筆不錯,覺得在馬來西亞容不下他。這地方說真的,當作家還真的沒啥飯吃。李永平、張大為,等都跑出國外了…… 或許在馬來西亞,這個地方真是一個文化沙漠。

【突出來,小字的是廢話】:

說起搞文化,真的是需要閒錢。話說希臘哲學的來源,除了希臘歷史以外(不多談),希臘哲學的起源還真是希臘人豐衣足食以後才有多餘的時間想這世界怎麼來。中國古代,秦國這鳥不拉屎的地方哪來什麽哲學大家,著名的哲學家都在富庶的六國,齊國為六國之首,因而也最多哲學家到那邊講學和研究學問。說不好聽一句,最後在秦國落腳、發揚光大的哲學家、思想家、軍事理論家都是import的。

若干年後,希臘被羅馬征服了;六國被秦國征服了。或許可以比較的是,秦國和羅馬有一個相同的特質,就是不講多,講究的是action。說起文化水平,秦國怎能跟六國比?說起文化水平,羅馬怎能跟希臘比?最後還發展出什麽希臘羅馬哲學(Greco-Roman Philosophy),其實還不是希臘哲學在羅馬的延伸。羅馬人對哲學有啥貢獻?不是沒有貢獻,但貢獻遠不及羅馬人。羅馬哲學家都不比希臘哲學家來的聞名,或許你會聽過畢達哥拉斯(Pythagoras)、或者柏拉圖(Plato)、亞裡斯多德(Aristotle)、希羅多特斯(Herodotus)等。羅馬的舉幾個例子,或許很多人都沒聽過。或許聖奥古斯丁(St. Augustine)比較著名,但不屬於希臘羅馬哲學家,屬於歐洲中古哲學家,屬於基督教神學家。

是什麽造成羅馬和秦國人是action多過talk?秦國這塊鬼地方…… 多鬼親自到陝西看看就知道了,除了咸陽一帶真的沒多少地方種植,地勢非常險峻,所以秦國在地理上已經非常吃虧,由沒有三晉雄厚的經濟基礎。秦國在立國初期是非常辛苦的,造成連吃都成問題的秦國人非常刻苦,彪悍;當然就缺少了要成為一名思想家的細緻。改變整個秦國體制的政治家商鞅、李斯等都不是秦國人,都是import的。這個時時刻刻都面臨著生死危機的國家,造就了秦國人彪悍,重行動多於思考。羅馬人亦是。羅馬這地方雖然在Tiber一帶建立,可是這地方是很難獲得乾淨食水,和耕種的土地。加上Estrucan的威脅也導致羅馬人必須時時面臨生存的挑戰。直到後期征服Estrucan以後,羅馬人必須面對北方蠻族的入侵,羅馬人的強悍和重行動多於思考,有強烈的征服慾望也從此而生。反而希臘這地方雖然地勢險峻,但少面臨蠻族的威脅,加上各個城邦之間的海上貿易形成富庶的巴爾干半島南部,加上雅典本身的政治體制形成了全民(只有少數的雅典公民)民主制度,形成了雅典作為希臘的思想中心。

其實說太多也沒用,我這兒也沒參考什麽歷史課本或哲學史課本的,全憑回憶起老師講課和以前書中讀過的知識。畢竟前菜這東西寫的太長也沒意思,自己去拿哲學史的書讀更好。我也可能會講錯,而且今天我又不是要說哲學史。

話說回來,在這麼漂亮美麗的國度里,馬來西亞這地方,不應該是全民都在煩惱明天到底還有沒有飯吃的國家。到底在這個國度里,是不是文化沙漠,我敢說,的確是的。
搞文化,首先要弄飽自己肚子。我在想,7歲的時候,我每看別人手上彈鋼琴都會羡慕到半死,可是爸爸就是沒有錢買架鋼琴給我學。其實也沒什麼,馬來西亞這麼窮的國家,有多少人學的起鋼琴,在馬來西亞這麼money faced的國家,又有多少人願意拿音樂做他的事業?當你立志要做音樂老師的時候,其實在馬來西亞又有多少人有錢把孩子送給你教?

我可是連一個好一點的口琴都買不起,鋼琴太貴想轉學電子吉他,2000塊,真的出都出不起。

記得老師說,新加坡是個文化沙漠。我可不這麼認為。至少新加坡人有錢栽培下一代成為有文化的人。反觀馬來西亞,就連一本書都要30多塊,夠我吃10餐,試問馬來西亞人怎麼能達到先進國國民的水平,一年讀書100本?

新加坡fresh graduate就有2000塊新幣的月入,一本書不用20塊新幣,吃飯一餐2塊到3塊新幣,新加坡人不是有很多閒錢買樂器、買畫具、買書嗎?

馬來西亞fresh graduate出來就只有1300塊-1800塊馬幣的月入,吃飯都那麼貴,我在kelana jaya做工,吃一餐都要4塊多,我哪裡拿錢出來買樂器?買畫具?買書?

所以馬來西亞不會越來越像文化沙漠嗎?

在馬來西亞這種連吃飯都會成問題的國家,造就了人民無論在什麽事情上都往錢看。不是愛不愛錢的問題,是明天是否能夠有飽飯吃的問題。尤其是華人,你不會看到有多少華人的志願是當一名作家、哲學家、畫家的,因為擁有這種志願的孩子就會給父母打。他們要孩子做賺錢的職業:律師、醫生、企業家等等。錢真的那麼重要嗎?錢其實不過是生存的一個工具,不必那麼去重視它,夠用就好,可是在馬來西亞這種搵食艱難的國家,人民的價值觀往錢看只是一種環境導致的價值觀錯位,把錢財的地位放的比心靈還要高,把商業利益的地位放的比文化遺產來得高;才會搞到茨場街建100層摩天高樓、銅臭味的馬六甲雞場街、亂七八糟的喬治市文化遺產。反觀在新加坡,毫無商業利益的新加坡河淨化計劃獲得重視,文化遺產獲得適當的保護和不過火的商業化(畢竟需要點錢來維持),是新加坡人、新加坡政府共同擁有維護文化的決心。馬來西亞的貪官貪錢,這些官不是人民的一部份嗎?如果沒有不知文化是何物的人民,怎樣造就不知文化是什麽的官員?如果不是因為馬來西亞公務員的薪水低到吃飯都成問題(一般巡邏的警察薪水900多塊而已……),哪裡會造成出現又下至上的機構性貪污?

問題出現在哪裡?一群沒有balls的政客。他喊了一個大馬的口號,他要創出一個新的經濟模式,可是就連那一點勇氣都拿不出來。他是天生的政治家,可是就是怕馬威。要知道,新經濟政策是爲了符合1970年代而定下,是爲了解決1970年代華人和外國人掌控全國高達80%的經濟活動的問題。然而這個政策非常成功,大大降低了貧窮率,土著參與商業活動的比率增加了,也造就了一群土著知識青年。然而到了1990年代,這個政策只是在製造更多的貪污、更多的腐敗、導致人才外流更為惡化卻不及時擬定新的政策取而代之,實在是有損國家利益。AP這種東西早在1960年代的印度開始有了。當時印度的經濟非常落後,所以印度實行了license制度,這種licence制度雖然在國家支持下使得國家經濟發展很快,成就了不少印度大型企業,可是到了1980年代,印度開始因為這種制度出現了license raj(準證大王),貪污腐敗,經濟封閉,嚴重失業和生產力停滯成爲了印度當時最大的經濟問題。1990年代,印度國大黨致力消除license raj制度,由當時的財政部長Manmohan Singh主導,新的政策擬定實施以後,印度經濟恢復成長,外資增加,而且吸引人才。Manmohan Singh在2004年當選印度總理,任職至今。反觀馬來西亞,某個政黨沒有反省過這個土著保護政策是否能夠可以再繼續下去,這種政策到底成就了什麽東西,他們只知道這種政策能幫助黨賺錢。

所以,只要這個政黨繼續執政下去,馬來西亞人只能繼續窮下去。因為這個黨已經沒有一個有魄力的人帶領整個黨進行必要的整頓,更加無力去改變整個國家的政治體系。其實大家都應該很清楚這是誰的錯。拿另外一個黨做例子吧,某一個政客做了黨主席31年,他為甚么每次能夠贏得黨選?你就真的以為他很受歡迎嗎?屁!任何會威脅他黨主席寶座的都會被他政治謀殺,你覺得這個黨在他退位以後,能有多少有能力的人能坐他的位子?有能力的都被他砍了,要不然就過檔了。現在那個政黨,個個領袖上來想要改革卻怕了馬威,都不敢說,不過是隻馬,有啥好怕的,你說那個政黨還有什麽希望?

下屆大選來時,請做明智的選擇。

我不是為誰拉票,只是想,馬來西亞人只要繼續窮,就繼續沒有文化。文化是需要錢去維持的。為甚么大元入侵中原是對漢文化極大的傷害?維持文化的大家族都被誅殺,剩下的就只有通俗文化被正統化。你看,按照以前的曲和話本小說怎能是正統?都沒人會寫律詩了,有曲做頂替好過沒有。你要馬來西亞淪落到五音不全也叫做唱歌,隨隨便便拿塊大便(顏料和畫筆太貴……)潑在畫紙上就是藝術,然後隨便便來句鳥你老媽子的ham家鏟,我真的很懶7愛你叫做情詩…… 我想可以的,這麼俗不可言的文化被正統化,然後一座裏面空曠曠,天花板漏水的摩天樓是文化遺產…… 是因為好的文化沒錢維持故。

沒錢買書,
騷言騷語……
♥ *>.<* ♥


我還不懂要不要買fabiano出產的水彩紙,
老師們都叫我用高等的水彩紙……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