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ember 19, 2010

無常



鄉下小屋,紫花依舊。
父親的臉,皺紋多了。
他的眼白,黃黑渾濁。
頭髮掉了,開始白了。
回到家中,呼呼睡了。

人在臨死之前就會看一次電影,自己以前做過的事情,這些印象以1800fps的速度運轉,看得頭昏眼花,也就那麼一刹那就回望了自己一生。問問自己做過什麽,然後就後悔,繼續愛世界,然後回來做世界。*=.="*


其實,身處一個不會改變的地方,他會一直在執著一個常。或許這個常已經成爲了一種習慣。在我14年前經過的這個地方是如此,14年後我經過這個地方還是如此。14年前我坐的地鐵就是如此,14年後不過人面不知何處去,火車依舊穿行著。

在我的右手臂有一粒痣。朋友說,有這個痣的是適合揸筆搵食。我想錯了吧。原來是擁有這粒痣的人感情豐富。嗯,或許是吧。今天進入半山芭才知道20年的歲月是那麼的快速,快到我想停也停不下來。然而,若我在一直都那麼繁榮的Mid Valley、或者One Utama不會發現。或許就是當人看見成的時候就想住下來,住了以後就不會想會壞,也不會想到會空。而或許一個感情豐富的人,他在看著非常細小的變化時,他會發現這世界其實每分每秒都在變化,亦可說每分每秒都在生滅,也可以說每分每秒在形成以後,住下的時候,前往毀壞和消滅。沒有人有這個能力阻止。

2700年前成立的羅馬,也要在公元410年8月24日被毀滅。一時風光的羅馬帝國在多次遷都和改制以後,也要在1453年5月29日滅亡。莫斯科也幾度落為空城。這世界就那麼重複再重複的在生滅。


我記得在我小的時候,我住在一個廉價組屋區里,38千一間600多方尺的房子,沒有玄關,一開大門就是大廳,鞋子都放外面準備被偷。當然20年前的人沒現在那麼恐怖。其實到現在,我婆婆仍然住在這個地方,我很少回去觀察這個地方會有什麽變化,就算離開,也很常回來。任何一個細小的變化都視若無睹。然而再回想7年前是怎樣,再前多7年又是怎樣那又是另外一回事。在我這個廉價租屋區里,前面一條單向公路,從Kajang來,離開是前往市中心的。過了公路就是一條長滿浮萍的小溪,過一個用簡單的木板搭的橋,就是一條廢止了的火車路,Sultan Street-Salak South支線。再過去就不知道了,爸爸媽媽都不讓我過去。這條馬路一直都有開夜市,也在這裡我人生里看見的第一個高塔:吉隆坡塔。當時的雙峰塔還在under construction。我一直都很想登上吉隆坡塔看我出生,我成長的吉隆坡到底是長什麼樣。無奈十多二十年後都沒有下文。這個夜市如今搬到裏面的小路去了,火車路也改成了快鐵。這快鐵讓我習慣了這個有快鐵的老家,很快就淡忘了,在我一年級的時候,爸爸是用摩多車,從我的學校,過黃黃的克拉永河,經過榕樹下,他說我嬰兒時期住的長屋第7行,拐個左彎,走黃泥路,經過天橋底下,有幾間木屋和“汽車維修中心”,跨過廢止的鐵路,從兩邊生滿茅草的地方回到家。二年級以後就沒有了。長屋7號,現在都在高速公路底下了。

那時候我還有一個很要好的客家籍朋友。我媽媽還說我差,跟客家人玩到大都不會講客家話。說實在的,到現在我都不會說客家話,聽還會一點點。*>.<*


記得我小時候,我們一家人最愛去的地方莫過於半山芭,其中原因是,媽媽那邊傳下來的“傳統”。因為這個地方是我婆婆,到我媽媽年輕時候謀生,或因謀生必定經過的地方。現在半山芭的情況每況愈下,每次經過都是一直有深深地惋惜我過去最常來的地方。

14年前沒有Mid Valley,KLCC這高檔地方也沒開張。當時我家最愛去除了半山芭、就是市中心的星馬,或者Jusco。當時的Jusco外觀比較邋遢。記得當時裏面還有電子遊戲中心,還有一個鬧鐘。裝修以後就不復存在。

我在想,如果不是Mont Kiara-Damansara房地產那麼成功,購物中心也不會到那些地方去開。半山芭也隨著政府多年的忽視下成爲了吉隆坡Urban Decay的最嚴重的地區之一,Jalan Ipoh, Jalan Klang Lama亦複如是。半山芭最近還淪落成為大陸老妓的集中場所,折墮。



看著小孩在打PS2七龍珠,難免想起自己以前十多年前爸爸付10塊錢讓我和弟弟一起玩PSone for 半個小時。如今人潮少了很多。當然也可能因為晚上是如此。我之前大白天來,GF的情況還好,不過沒以前那麼興旺了。1樓顯得格外冷清,LG則甭說,影子都不見一個。



這是一個沒有終點的書展。應該叫做永久書攤了。
7年過了,依然如故。
經過的人們也不會是年輕人,這裡也沒有吸引年輕人的東西。


這裡擁有我大概是在中四和中五的回憶。以前這裡還有一個電子遊戲中心,每個星期六都會因為頭文字D的電玩擠滿了人潮,後來不流行了,人也少了。也不知道爲什麽,結業了。隔壁的漫畫店其實裏面有很多我很稀飯的東東…… 尤其是一些figure的…… 也結業了。你可知道這地方會有多少年輕人經過。當然我小時候到現在依然存在的銷售電子遊戲機的店仍在,沒有昔日的人潮了。


這裡都不懂幾時開始有了家俬展,展到現在還在展。人潮很少,那店員還一直叫我看。

當一個人經過一個變化甚大的地方時,才知道當這一切回憶都不復存在時,這世界也沒有多少東西好執著的。就如我中學時期最愛去的cyber cafe,也倒閉了三間。其中一間還是當年玩RO的時候,其中一個很強大的公會(Guild)的本部。原來每個Guild都有代表的Cyber Cafe的…… *XD*

這半山芭富都廣場的聖誕event和裝飾,也顯得簡單。只希望過年前夕還是像以往那麼的旺。當然,這地方政府要是不再重視這地區的redevelopment事宜,這個大廈隨時會像隔壁的Shaw Parade一樣完蛋。目前支撐整個半山芭經濟的是電子零件銷售業,集中在Jalan Pasar和它的超大型巴剎。當這兩個行業也不復存在時,這地區就要進入“空”了。

吉隆坡有不少昔日非常興旺的shopping center後來落到冷清清的有不少,關閉的也有。蕉賴6英里的鳳凰廣場,昔日在那邊,我爸爸帶我去了一個展覽玩…… 玩那個小球從樓梯、滑梯等等東西由上面滑下來,很好玩滴…… *>.<* 還有這裡的遊樂場也很不錯…… 當然,這是最少14年前的事情了。


當習慣陸佑路下面的隧道的時候,不知不覺這條路已經修好了3年。當習慣了把這個UE3當回家認路的地標的時候,已經不知不覺這個UE3也已經建好14年,轉手過兩次,冷清了10年。這地方擁有我太多的回憶,但我無法阻止這個龐然大物因為失敗的管理,加上兩間學院ITP和Taylor的撤離導致這地區自7年前開始逐漸冷清。每當從金寶回到吉隆坡路徑這個我住在吉隆坡的時候習以為常的道路的時候,就會想起當年和同學逃學出來打電玩的CC已經不復存在,當年和媽媽“翻山越嶺”從高速公路的一端走到另一端的日子,當年爲了到UE3爬溝渠的日子,當年到UE3和鄰居玩電玩,以及逛supermarket時,也想到當小學時候大家如膠如漆最重還是要分離的朋友和大家一起喜歡過女生,或男生。當然也會聯想到自己中學時候浪費時間,吃飽飯沒事做就打架的無聊日子。

別人都說我們會分開。

你問我中學日子如何呀?悲欣交集。
悲的是這一切不會再來。
欣的是我學會了珍惜過去,努力現在,展望未來。

當過去已經不再回來的時候,或許可以像張愛玲那樣死的乾乾淨淨。
但我比較喜歡川端康成《伊豆的舞女》的意境。

まっくらななかで少年の体温に温まりながら、私は涙を出任せにしていた。頭が澄んだ水になってしまっていて、それがぽろぽろ零れ、そのあとには何も残らないような甘い快さだった。
(川端康成『伊豆の踊子』・1926)
或許懷舊的人才會察覺世間因為時間產生的細微變化。
再過另外一個14年後,我所認識的吉隆坡不再是我所認識的吉隆坡。

不管喜不喜歡,我現在處在這ZOZA年,我所熟知的2024年已不復存在。
或許我所熟知的2024年是基於我認識的2010年而形成,
但無論如何,我必須儘快適應。就如剛放到新森林里的動物那樣。
這才是真正利用過去的知識,適應當下的環境,走向未來。

爲了一個不變的過去去拼命摧殘自己的生命是沒有意義的。

==========================================
最後:

爲了成名而去公告天下,我要去死了,過後又死不去。
是件極度無聊,而且浪費他人時間的事情。

要相信自己有一天自己也有可能想不開,突然想到去死。
這就如狼來了的故事那樣,大話講多了沒人信那樣。
在你想跳樓的那一刻,沒有人會阻止你去做,
因為他們被你的大話弄到麻木了。

或許他們還會說:
講去死了那麼多次怎麼還不去死?!
要死去遠一點啦!

自討苦吃又何苦?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