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26, 2011

After Dark Rhapsody in B♭ Minor


鬱悶,是一種病態,也是一種常態。一種難以形容的心情。它令人討厭,可是卻是那麼討人喜歡。今天的月亮顯得特別的亮,似乎雨過天晴,晴時卻以半夜時分。柴可夫斯基基於他的第四交響曲說降B小調讓人有孤獨、寂寞的感覺。我卻感覺降B小調給人的感覺是鬱悶上加十倍鬱悶,反正已過午夜時分,狂寫After Dark Rhapsody…… 抒發自己深夜孤獨的悶鬱。


遺傳父親的慢條斯理和母親的神經質構成一個從上到下都不協調的我,每天半夜都不睡覺。今朝的靈修課少上了打破Visshuda和Ajna兩脈的教學,所以七脈只打通五脈,六脈神劍學不成,還要走回入魔,半夜倍加精神,白天繼續呼呼大睡。

那也別說到我那麼變態。半夜突然爬起來寫滿紙的荒唐言已經成了習慣。我個人其實不喜歡把照片上傳到部落格,公開作家的相貌也是在公開作家本身幾乎所有應有的神秘感。就如一名男生要模仿張愛玲的筆法,在作家介紹那裡一看怎麼是是男生寫的…… 肯定口水被呸到滿身都是…… 堂堂一個男人爲什麽一點男子氣概都沒有…… 學什麽張愛玲……應該是學莫言,或賈平凹吧…… 我想,讀者按照作者本身的性別決定作品的陰陽趨向對於作者是一種莫大的恥辱。作家要寫的東西就在作品裏面,男性作家要表現自己女性的那一面有罪嗎?沒記錯的話,榮格是說過男生與生俱來就有一個女生的另一個自己。我其實沒有必要爲了社會,爲了害怕他人的眼光去掩飾和壓抑那半個我。但重點是我沒有叫你顛覆整個社會應有的秩序。社會秩序總得遵守,但文學是可以違反社會秩序的,因為文學世界沒有界限,它只有可能存在,沒有不可能存在。重點是作者本身如何敘事而已。


當然,隨便放一兩個玉照也沒什麼所謂。當然…… 既然不是美女,就算放了照片還是沒人會來睬我。反而很多女生的部落格文字毫無營養可言,唯獨自拍照片多的是…… 我想我也要試試這種推銷方式。又或者,把自己的照片PS成超級大美女。

我不是一個堅強的人。自上個學期接手辣手燙芋後,健康也受到一定的影響。沒有點子,點子寫到一半突然靈感斷掉,接不下去對於寫作人是很痛苦的…… 緊抓自己的頭,這就是After Dark Rhapsody的climax…… 這部份的曲子是很快速,卻是很雜亂的…… 意思是…… 連我都無法面對自己啊!


半夜時分,讀什麽書最好?呵呵,巴金的《家》就不太適合啦。覺慧動不動突如其來的熱血言語,看到那種神經質就討厭…… 當然換成我在80年前讀這本書感覺就不同啦。龍應台《大江大海》還沒看完,她又出新書了,適合做睡前故事。半夜時分最好看那些看不懂的書,例如前陣子拿來消磨時間,Jonstein Gaarder那本Sofies Verden…… 那本要來翻過就算的書,營養沒有吸收到,唯有浪費時間,還要顯得自己層次很低。

當然,魯迅的《狂人日記》讓人讀得抓狂,《墳》則讓人讀到要變古墓了。所以雖然畢業論文是做何魯迅有關的,但睡前決不碰魯迅。

所以,半夜時分轉戰音樂或有聲書唄。蔡瀾聽書聽到睡著。那…… 功課要用到,董啟章寫的《天工開物.栩栩如真》如果有有聲書,那就好…… 聽著聽著睡著了,第二天上學時,聽著聽著就到學校了…… 人天生耳根比較靈敏。之前《金剛經》我不是用眼睛讀,而是耳朵聽,很快就熟悉那本書了。

After Dark Rhapsody,雖然是因為我在自家房間里的孤寂和越累越精神的怪病煎熬出來的作品。煎熬到我三根手指中了劇毒…… 但或許在第二天一覺醒來,這種神神鬼鬼的感覺散去以後,回頭看回這篇散文會情不自禁笑了出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