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6, 2011

趙明福怎死都不要緊

已故趙行政秘書


以下是一個很欠打的評論

趙明福死因昨日公佈出來還真是令人大跌眼鏡。當然法官要如何下盤,法官當然有自己的考量。在下不是念法律系的,也不容多說。在下看到的是這場官司,因為死的人非比尋常,判詞也因此會非比尋常,若判得尋常,後果會非比尋常。

自殺、他殺都判不出來,在馬來西亞的法律史上恐怕也少見。這種判決肯定惹起馬來西亞各個階層的憤怒,包括在下的親戚朋友,或許看這篇文章的閣下。但在下可是一點憤怒的感覺都沒有,只是覺得,終於了結了啊……

這案件,不論怎麼判都會惹起公憤。因為死的人真的是非比尋常。由整個案件的發生經過到官司怎麼開始打到案件草草結案,其實人民心中自己心中已經有了自己的判詞,變得其實法官怎麼判都不重要,如果法官判得合自己心意就是法官判得公平,法官判得不合自己心意就是法官判得不公平。從心理上來說,人,就是符合自己的利益就是公平,不符合自己利益就是不公平,所以這個世界上根本談不上絕對的公平,更何況在一個司法機構不是很中立的國家。


在我身邊,認為趙明福是他殺的人比較多。這是爲什麽?我記得在幾個月前有關於警察打死逃走的小孩時,很多人都在譴責警方辦事不利。可是警察真的做錯了嗎?我本身也有跟警察打過交道,和警察好好握個手,自信的和他說話。平日不做虧心事,半夜敲門也不驚。馬來西亞雖然民主體制不完善,但還不至於獨裁到向中國共產黨底下的中國,不像軍人專政的緬甸。在馬來西亞是講理由的,警察不能喜歡就把你關起來,警方也不能喜歡開槍就開槍,警方是要講程序的。當時警察對著小孩開槍,是因為警察要搜查他,可是那位小孩逃跑。你可要知道,如果警方要你停下你不停下,警方有權利向你開槍的,因為你被嫌疑為重犯。那又何苦去避開警察?你又沒有殺人放火,禮貌的和警察打個交道,讓警方搜查,警察還是放你走的。當然當時的普羅大眾絕不會這沒想,其中原因是馬來西亞的警方效率在十多年來,加上政府貪污腐敗十分嚴重,警方的形象面目全非,就算道理站在警方那一邊,人民對於警方是以多年以來警方的惡劣形象來判斷該案件警方的對錯,形成了幾乎一面倒的對於警方的批評。


所以話說回來,爲什麽人們不相信執法官員第一次錄得口供,要一口咬定他們撒謊,趙明福一定是被他殺?反對黨很會做宣傳嗎?難道他們看不到趙明福的紙條說:“我幫不到你”嗎?人們的眼睛被一個行政效率已經差到極點,貪污腐敗嚴重,獨裁專制的巫統感到非常反感,以至於這種反感蒙蔽了人們對於這件事的真相會是什麽不重要,最重要趙明福是被判定是他殺,以顯得巫統霸權、貪污、腐敗、濫殺等等對罪名…… 或許這罪名可能成立,但不能因為一個懸案、或根本沒有發生的事把他套在巫統的頭上,就算巫統是個很糟糕的政黨。有一點我不知道各位有沒有想過的是…… 趙明福死後,爲什麽歐陽捍華開始聲音越來越小,漸漸淡出政壇,還不競選雪蘭莪州行動黨黨選…… 很多時候,背後有很多東西不是一般大眾都能明白。爲什麽原本低調處理的趙明福家屬突然有反對黨議員的支持下高調處理尋找其死因?自從大約20多年前修憲以後,司法就被執政黨間接控制著。簡單來說,一直以來司法院的裁決都會比較親國陣。其中包括林甘的事情不了了之。一直以來馬來西亞司法偏國陣已經是近乎全國人民所公認。獨裁政府長期以來的不公正,偏心已經讓這案件只有趙明福是他殺才是真相,自殺絕對不是真相。這已經表示這執政長達50多年的國陣已經讓人民恨之入骨,恨到一切就算是不是事實的抹黑也願意相信。(或許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下認為那是必要之惡……)


如果趙明福真的是自殺。那這法官肯定遺臭萬年,導致人民對於司法的信心大跌…… 不管真相是如何,如果判趙明福是他殺,人民就會第一時間想到司法院又在偏幫國陣了,不管法官本身有沒有偏幫國陣。這時國陣就會一直被民聯炮轟炮轟炮轟轟到現有的140席剩下六十多七十席(國陣是穩贏80%以上的柔佛和東馬席位)…… 假設這司法單位是偏袒國陣的話,他敢下判趙明福是他殺的嗎?幫國陣幫到那麼出面,國陣還不給它拖垮?


如果趙明福真的是他殺。這個法官就好了,國陣就完蛋了。一般人們都在真相大白之前已經判定趙明福一定是他殺,理由是我們的政府官官相護啦,腐敗啦,貪污啦…… 你看,都應驗啦…… 人們沒有獨立思考的能力,人云亦雲,國陣的形象完全被摧毀,結果國陣在下一屆大選輸到剩下70多席或更低。


所以總結那句,這個案件永遠沒有真相。一個高度政治化的案件,無論怎樣下判,那個判決都會是錯的。因為這個真相已經被太多人預測、幻想成自己想要的那個樣。如果被判他殺,國陣內部就會交力的更可怕,甚至他們的粉絲會出來鬧事…… 這種被高度政治化的案件,已經不再是爲了趙明福本身怎麼死而審,而是一種政治議程,執政黨和反對黨之間的政治角力。而這種案件,若是被說中了司法判決偏國陣,則會讓它以懸案草草結束,免得節外生枝。因為人類是善忘的。白沙羅華小被關閉了多少年才開回?如果不是上屆大選,機會非常渺茫。事情過了7年或8年,人們都不會再想起有這麼一回事。就如現在,那個或許是孝莊太后後人(因為同族)被殺的事件,也就那麼不了了之。


這讓我想起ICJ對於白礁島的判決,白礁島歸屬新加坡,中礁島歸屬馬來西亞那麼搞笑的裁決…… ICJ把三個島判給新加坡會得罪馬來西亞,三個島判給馬來西亞又得罪新加坡,乾脆一個島給新加坡,一個島給馬來西亞,另一個島兩個國家自己結局好了。因為不論怎麼判,兩方都不滿意,那就快快草草了結算了。換在馬來西亞這趙明福案件來說,這事情草草了結才能讓人民減少對於這案件的關注,然後把視線轉移到別的地方,會對國陣有利。如果下判他殺或自殺,兩種判詞都會引起很大的爭議,若此案件長期僵持不下,對於國陣極為不利。把此案件弄成懸案,是(對於國陣)最好的解決方法。

因為怎麼說都是欠打,
所到底在下還是欠打。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