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28, 2013

死亡·重生。

從2012年8月5日開始,我就遺棄了這個部落格,其實,我還差點忘記了自己曾經寫過那麼多不值一提的時評,是當時年少氣盛還是甚麼的,別再提起。

早在2011年12月29日,我已經決定放棄,那可以說是這個部落格經過了成,住,步入了壞,最後就是註定要空。當然我是可以選擇不放棄的,呵。但是,比起以前學生時期的創作熱誠,忙碌和緊張的工作,加上還要趕稿,準備cosplay的道具和為考動畫系而打穩美術基礎。

最重要的一點吧,沒有聽眾。這並不是深沉的打擊,而是一種領悟。我在這世界並不算是很有分量的人,就算是很有名的時評人,天天寫評論,天天在批評和尋求政客們的自我反省和糾正。可是,他們有做到嗎?那是一種領悟,你不過是一個凡人,你的聲音中有再大的道理人家也有權利對你唾之以鼻。這是自由,也是民主的原則。拒絕Listen姐嘛。我也沒有強迫你接受我的理由。

當然最近,比Listen姐還要可怕的事,就是網絡紅衛兵和藍衛兵越來越多,多的讓你精神無時無刻都被這些人轟炸。你不能不認同他,你either就是listen他們,或者和他們站在同一列,否則就是,你知道,甚麼鳥名堂他們都能罵得出來。

或許是在新聞界工作都快要兩年,政治新聞看多了,史書看多了,哲學和心理學稍微讀讀了以後,看的很開。我並不偽裝心如止水,我是真的心如止水。因為不論紅還是藍,對我來說一個是吃一塊大便,另外一個是吃兩塊大便,而我寧願不吃大便。

說說公道話吧。

看見藍衛兵有的沒的抨擊,或可以算是污蔑吧,那個林冠英,我不吭聲。知道他們這些野蠻人不講道理,不說甚麼。你跟他吵架沒用。算了。而且我本人並不欣賞沒事只會問候選民,不去積極到外國招商,或毒一點說不懂經濟還自以為是的“親民”首長。行動黨只有卡巴星、林吉祥、潘儉偉和鄧章欽一直是我欽佩和尊敬的政治家。

紅衛兵也是很夠力。直接一個賣華的帽子戴在馬華身上。OK好啦,這班人比較講道理。畢竟馬華在現有框架下為華社爭取到的權益還是算可以接受的,雖然還需要努力,並不是像他們說的完全沒做事。以為勸說不要有的沒的憎恨馬華,要理智烏巴,結果被說是狗。那我就算了。以後看到類似影片,全部,HAM BA LANG都是宣傳,沒眼看。

目前執政黨、反對黨的寫手槍手肆虐整個互聯網,互相散播憎恨情緒,身為知識份子被這班人硬硬拉到隨便一邊站,要不然就不是被藍衛兵槍斃,就是紅衛兵炸死。有必要嗎?時評員在今天的世界並不好做,寫的稍微挺民聯一點就被排山倒海的罵,稍微挺國陣又被排山倒海的罵。個個都在喊為國家爭取或捍衛民主,可是沒有人能做到民主。

你覺得這國家你寫時評有用嗎?能文以載道救國救民嗎?不能。理性的人太少,因為人是一個情緒的碉堡,他們容易不先經過大腦,直接經由自己本身積累的情緒加上群眾心理,而沒有先經過大腦深思熟慮後才做出決定。他們容易受到煽動,而且主觀意識非常強烈,還沒看下段的讚美,看了上段的批評就直接先罵別人是狗。為甚麼我相信了解釋無用論。不論你可以給出多少個合理的理由,只要對方是有偏見,你給他講了十年,一百年,一千年,一萬年,八萬四千年,八萬四千阿僧祇劫,他都不會聽,聽不見,你還得受他以十倍的辱駡,那又何必白費心思。

話,說回來。

躲到文藝和二次元的世界就可以逃避現實嗎。

我說,我不是逃避。該來臨的還是會來臨,不會來臨的是不會來臨的。國家破產,算了吧,不可能的,樓市崩盤倒是指日可待。至於政權輪替,看來也是遲早的事。成住壞空的定律誰都走不了,只要一個黨上來執政,就有一天會下臺。因為變是不變的定律。但期望有甚麼好的黨,我說,天下烏鴉一般黑,參政的人不為自己為誰啊?為人民服務的清流,少,而且還沒成為領袖就被別派的基層拉了下去,你給不到基層黨員好處啊,這很簡單。

既然我無心參政,將我的所謂爛政治文章給付之一炬,包括以上這文,是一個給予我進入文藝界的一個新生,算是重生。滿了的杯子,只有倒掉裏面的污水,把杯子洗乾淨,才能裝新的淨水。其實政治也一樣,在舊有的框架下一直重複的打轉,跳不出以前設下的規矩,換了誰當政,其結果還是一樣,沒有根本的改變。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